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仰望星空

家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故里的夜空(图文)  

2017-08-08 01:03:56|  分类: 悠闲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故里的夜空(图文) - 浪浪云 - 仰望星空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当再次回到家乡,在寂静的夜晚,放起纯音,忆境弥漫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记起了很小的时候,和母亲一起住在她那单位楼的宿舍——那会已有了对父亲于自己一岁时病逝的认知,整栋楼四层即有办公也有职工住在那九十年代。但住的人很少,四楼就我们一家两人,夜晚爬楼梯的静给小孩的刺激以致成年后都会不经意的梦起那楼——可见对小孩惊吓之深。深夜小孩尿急,也不敢跑远,就在开门有灯光照的走廊对下面下雨。母亲那会留着麻花辫,小孩的睡相就常是“握着”妈妈的辫子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到了上小学后,胆子随年纪增长。在印刷厂外婆家过夜,晚上要到厂区厕所方便时就敢拿着手电筒,在一块块长方形的水泥板稀松排成的路走,一会高一会低,一会摇一会摆。脸上虽然不怕,但心里还是满慌的,急急的上完又急急的回跑过深黑的路段。却从没感叹:要是有“父亲”带着多好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可能对一岁就没父亲的孩童,这种欠缺感是没什么重量的,但有件小事让孩童记住了那是一种“缺失”——那是在小学一次什么节忘了,有着小塑料盒蛋糕的发放:是给那些父母有残疾的孩童的。我好奇的张望着,直到旁边一个同学说“你爸爸不是不在了吗?你也可以去领的”。我听后一呆,然后也上去了。之后多年,许多年我一直奇怪为何这样的孩童记忆都记得,后来我终于明白了:父亲的早逝在大家的心中是个悲剧,我原来也是个“可悲的小孩”,只是我一直没意识到。但在那一刻,我重新拾起了自己的“身份”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之后,无论是新学期的报到,在填写家庭表给新老师看一刻,习惯了她们讶异但又转变成怜悯的眼神。习惯了,去新好友家里和对方父母介绍家境时,一样的眼神变化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其实,相对于父亲的缺失对小孩的影响,长大后,倒觉得那种缺失对母亲才是真正的“悲剧”。尤其是,这次回家,母亲才说“手臂弯的良性肿瘤”这下可以去动手术了——她一直都没和我说起,再者县里的医疗她不放心。想起了半年前,她的脚摔伤但没人陪去医院,直到几天后加重才去检查,影响了的治疗恢复期最好时机。说到底,就是身边缺了个伴。而这伴,缺了几十年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母亲是坚强的,即便是嫁给了农村的父亲,但长这么大从没说过这“嫁”的悲。虽然这么多年时有提及父亲的弟弟——也就我叔常不时“找借口”借钱,可还的口碑不佳。但每听一次,心中对那份叔侄情就淡一层。他怎么就开得了口?喝酒赌博又超生三个,而母亲为了我几十年没有再嫁,在县城和外公外婆一起带大我。他怎么就能一直开得了口?当随着阅历增长,这分人性的洞察其实于叔侄间仅剩一个“称呼”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当写到此,当识见视野到了今天,我想是对得起母亲的悲的。只是,她从没见识过我的文笔,也从没见识过我的识见,一路虽然走得很辛苦但总算走在了时代的前沿。过两天,就和母亲到市里把手术做了,她的担心即便不提我也懂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